2011年8月16日 星期二

第二屆全國養蚵高峰會議 宣布成立 「台灣養蚵發展促進會」


‧朱淑娟/2011.8.16 立法院報導

第二屆全國養蚵高峰會議今(16)在立法院舉行,來自彰化、雲林、嘉義、台南等四個台灣最重要的養蚵地區漁民,經過一整天的討論,決定在年底前共同成立「台灣養蚵發展促進會」,共同為全國蚵農權益發聲。

會議主席、雲林科技大學環管系助理教授張子見發表宣言,在這段期籌備期間,會以籌備會名義發文,要求中央、地方政府依各地不同養殖方式規畫漁業權。另要求重組六輕監督委員會,會議內容除了環評,還要納入公安等事件。

另外主張政府應衡量彰化、雲林地區資源供應量,不應引進高耗水產業,包括中科四期、六輕五期。而總統已宣布國光石化停建,政府應盡快依總統承諾,將芳苑、大城濕地在兼顧漁業權下,畫設為國際級重要濕地。

水資源排擠 雲彰不應再有工業進駐

這些年來包括中科四期、國光石化興建計畫、以及已經影響漁業多年的六輕,讓蚵農特別感受到生存危機,過去各地蚵農都單打獨鬥,經過了國光石化,大家發現唯有團結才會有力量,今天決定共組全國性組織可說意義重大。

張子見、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謝志誠都提到,工業區進駐,水資源排擠農業用水。離島工業區冬季時無水權,結果抽地下水調撥給六輕用,是造成地層下陷的重要原因。現中科四期又要調用農業用水,加巨地層下陷。

謝志誠表示,中科四期其實取的不是每天6.65萬噸,加上20%管線損失,一天調用是8萬噸。如果濁水溪濁度增加,蓄水池有兩天備用,每天要取13萬噸。

工業廢水 蚵農何以為生

而工業廢汙水也充滿風險,業者都說符合國家標準,但張子見強調,問題就出在政府只管BOD、COD等傳統汙染物,對於新興汙染物管理落後。

新竹就是一個最好的教訓,新竹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鐘淑姬說,1980年新竹科學園區設立時她才20歲,不知道要反對,現科學園區已設立30多年,趕也趕不走,而全台科學園區都copy竹科,所有縣市政府的政見都說要設科學園區。科學園區變成神話、迷思,好像只有這個是經濟命脈,而把其他命脈都砍掉。

她提到,1936年時香山蚵仔是全台第二名,最多時2000公頃,後來只剩270公頃,科學園區來了,蚵仔驗出含銅1400多ppm,但科學園區都說放流水符合國家標準,那蚵仔身體內的銅那來的?而這就是台灣環保法令不足的地方,美國學者曾批評,台灣有21世紀的科技,但卻只有19世紀的環保法令。

讓六輕消失在雲林海岸

鐘淑姬說,竹科已讓香山蚵仔產業死了,一開始驗出蚵仔重金屬超過標準時,就跟漁民說枯水期不能賣,到後來就直接宣布禁養。她的小孩從來不知香山的蚵仔長什麼樣子。在其他地區還來得及搶救時,一定要搶救下來。

謝志誠指出,彰雲沿海蚵農已是命運共同體,中科四期六輕每天排放廢水18.3萬噸、彰濱工業區16.9萬噸、中科13萬,這些汙水影響的是全部的海域。

張子見說,蚵農要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把中科四期趕出去、六輕五期不能做,而且要在20~30後讓六輕消失在雲林海岸。

漁業權應推動合法化

而今天討論最多的是關於漁業權的問題。環球科技大學環境資源管理系講師陳泰安表示,目前的法令制度對漁民不利,關鍵在於漁業權制度未落實。

他以民國89年台西蚵農與榮民公司一件訴訟為例,當時榮民公司在雲林離島工業區附近海域做抽砂時引起漂砂汙染海域,導致800公頃牡蠣苗遭泥砂覆蓋無法著床,所有的蚵條欄都受損,漁民於是依民法第184條之1(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提起民事訴訟。

為何一件官司會拖到現在還沒解決,陳泰安強調,最大爭議在「這個權利是誰的?」當地漁民常主張:「祖先百年前就養蚵,為何說我們沒權利?」而被告的榮民公司反駁,漁民根本沒有在此養蚵的權利,何來不法、又何來侵害?

目前國內的漁業權有三種:定置漁業權區劃漁業權專用漁業權。後兩者主要的差異是,專業漁業權由農委會發給,透過漁會或漁業合作社形成漁場,個別漁民入會。區劃漁業權是由個別漁民向地方縣市政府核發。

陳泰安提到,蚵農是潮間代的守護者,養蚵的方式有利於海岸保護,但當工業要來時,政府往往拿產業來比較漁業、工業,一比之下就把漁業產值看得一文不值。但台西的蚵業很特別,是以養蚵苗為主,供應台灣三分之二蚵苗,年產值30億,看起來產值不大,但背後的產業鍵影響很大。

按理說,這裏是先有蚵農才有工業區,但當年農委會在規畫漁業權時就已經把八輕、離島工業區排除掉。

漁業署漁政組資源管理科科長王茂城則說,民國80年開始做漁業權規畫,推動漁權合法化,但當時雲林縣政府主張這個地區要開工業區,因此雲林、嘉義沒有納入規畫;第二次規畫專用漁業權時,雲林縣又說要做工業區。漁業署又於民國96年補助雲林縣政府200萬規畫區劃,但雲林縣立場變來變去。

王茂城強調,漁業權畫設要尊重地方政府,目前彰化區漁會拿到的是專用漁業權。然而彰化海岸在80年就編定工業區,因此漁業權證上都註明:如果未來工業區要用漁民要讓出來,而且漁民不能主張補償。

他這個說法引發漁民不滿,也讓漁民更加感受到沒有漁業權的危機感。陳泰安強調,漁業權不只牽涉到訴訟爭議,也涉及天然災害時的補助。漁民除了要享權利、也要有義務,要自我管理,有些人遇天災時,以多報少,大家不信任政府、漁會,就要建立自我信任機制。

會議最後選出九名籌備委員:張子見、林濟民、洪嘉模、林進郎、蔡嘉陽、文魯彬 林連宗、林家安。同時宣布近期將舉辦籌備會議,啟動運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