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0日 星期三

公民記者自由 民主進步指標

本文刊登於2011年8月10日蘋果日報

朱淑娟

2011年7月29日大法官釋字第689號指出,新聞自由所保障之新聞採訪自由並非僅保障隸屬於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之採訪行為,亦保障「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資訊於眾,或為促進公共事務討論以監督政府而從事之新聞採訪行為。

而最常為了提供新聞資訊而從事新聞採訪行為的「一般人」,指的就是「公民記者」。長久以來,公民記者因背後沒有媒體,身分被質疑、採訪被刁難是常有的事;而面對質疑、刁難,公民記者也無法理直氣壯爭取應有的權利。如今大法官這個解釋,無疑是確立公民記者的新聞自由權,意義相當重大。

不過,理論上的新聞自由與實務上的新聞自由完全無法畫上等號,不只是公民記者,就連主流媒體記者,如今還得時時刻刻為新聞自由而奮戰。因此不要以為有了這個大法官解釋,從此官府就會開門恭迎各位的採訪,所謂公民記者的新聞自由,未來還得靠大家不斷去敲門,門才會真的被打開。

回想這些年來如果沒有公民記者,新聞的面貌會是如何?如果說媒體是第四權,那過去這個權是由媒體代公民行使;但當媒體怠於行使第四權,不再替公民發聲,公民記者就是公民跳過媒體,自己行使第四權。

包括中科三期、國光石化等事件在引起社會關注前都有一段「新聞加溫期」,公民記者扮演的就是新聞加溫者的角色。而網路破除了媒體的障礙,加速公民新聞傳播。加上公民新聞純粹站在公民立場發聲,因此受到社會的肯定。

促進媒體良性競爭

而主流媒體往往在新聞熱到一定程度後才加入報導,而且只偏重爭議性、結論式的報導,至於整個事件的道理、過程之間的折衝,則不願、也可能沒有版面說清楚。也因為講不清楚,因此也無助於社會的對話。

一旦新聞熱度減下來,主流媒體又不見了。例如國光石化雖暫時落幕,但許多爭議還在持續進行中,包括馬總統當時承諾將大城濕地列國家級濕地、pm2.5空氣污染物列管等等。持續追蹤的還是公民記者。

理論上主流媒體記者有絕對優勢去挑戰不合理的新聞控制。但多數主流媒體記者對新聞自由顯得不在乎或沒意識。今年4月到台南市採訪環評大會,但市府禁止媒體進入,我當場抗議無效,於是想到聯合其他記者爭取。沒想到多數記者說:「我們沒有要聽耶,反正他們等一下會發新聞稿。」後來打電話到市長賴清德辦公室才爭取到入場採訪。

站在官方立場,當然最好什麼場合都不要有媒體在場(除了歌功頌德的新聞),但站在記者立場,若連門都進不去,那還報導什麼?為控制新聞,於是官方就會訂出許多採訪規則,有的連規則都沒有,反正就是不能聽。日前內政部審查捷運A7土地徵收案,就把媒體全擋在鐵欄杆外。

但沒有什麼規則是不能被挑戰的,可說是有爭取就有、沒爭取就沒有。2009年4月我跟《立報》前記者胡慕情到營建署區委會聽中科四期審查,第一次就被趕出來,後來因持續去敲門,現在雖然只能部分採訪,但比起兩年前已截然不同。

公民記者存在價值已無庸置疑,民間團體也因主流媒體不報導他們的新聞,早就跟公民記者建立良好的採訪互動關係。而這些年來公民記者的表現,也證實有助促進公共議題對話、監督政府施政、甚至媒體的良性競爭。

或許因為沒有先例,官方至今固守成規,拒絕公民記者採訪。但如今大法官解釋已保障公民記者的新聞自由,公民記者進入官府採訪已是理所當然的事。而未來是否讓公民記者擁有公平的採訪權,也成為檢視馬政府民主進步的指標。

作者為公民記者、曾以獨立媒體人獲得「曾虛白新聞獎」、「卓越新聞獎」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