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鐘丁茂回歸天主懷抱 精彩的樂動人生

(註)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鐘丁茂,已於今日(8月14日)回到天主身邊。本文是7月18日鐘老師在台中榮總跟朋友們的最後一次公開會面。在生命的最後用他創作的台語彌撒曲榮躍天主、並與朋友們道別。

僅以此文願鐘老師安息,以及他的家人平安。

‧朱淑娟/2011.7.21

7月18日,天氣持續因颱風影響而不穩定,時而陰雨、時而出太陽,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鐘丁茂選在這一天,邀請他的好朋友們在台中榮總、他的病房旁,參加他的「樂動生命」創作曲音樂發表會。

自從前年發現自己得了肺腺癌第四期後,他的太太林淑惠才發現原來鐘丁茂竟然會作曲,鐘丁茂說那必是天主賜給他的。於是在生命的最後,他要用創作的台語彌撒曲來榮躍天主,因為「我們都不應該哀傷生命的短暫」。

音樂響起,躺在病牀上的鐘丁茂時而舉起右手,跟著節拍而搖動,時而跟遠道而來看他的朋友微笑點頭。原本音樂會地點在二樓會議廳,到了會場才知道改在11樓。林淑惠說,上午鐘丁茂一度危急,才改在靠近他病房的11樓。這裡是安寧病房,透著一股隱藏在寧靜下的躁鬱。

鐘丁茂生長在雲林縣莿桐鄉樹仔腳,小學前一年起幾乎天天一大清早就到教堂望彌撒,過去西班牙神父都說台語,但很遺憾後來親朋都無法再聽到台語傳教,才會發願作台語彌撒曲。林淑惠提到,因為音樂,這兩年的病中生活,鐘丁茂並未失志,反而過得很快樂、很滿足。

許多鐘丁茂的好朋友都來了,長期跟他一起為環境奮戰的張豐年醫師,才剛要說話就硬咽了,他説起九二一地震後兩人到崩塌地去勘察,結果鐘丁茂跌下來,縫了十幾針。在不為人知的許多場合挺身而出,結果被包圍、恐嚇。

林淑惠則提到,鐘丁茂常跟他說:「妳作我的妻子要堅強」,只要在外面遭受到什麼恐嚇回家一定跟她講,「他的用意是如果發生什麼意外,我才知道要到那裏去找兇手。晚上才講完,隔天一早又精神抖擻說要去哪抗議了。」

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后里農民、苗栗灣寶農民…都來了。中科三期、後龍科技園區案,第一時間站出來幫助農民的就是鐘丁茂。后里農民王婉盈提到,94年時鐘丁茂到她家裏吃了果園種的梨子後說:「這麼好吃的梨子,竟然要收你們的土地去給中科蓋聯外道路。」

捨不得梨園無端被徵收,跟著后里農民展開長期的追討。在那段日子裏,任何跟中科三期有關的場合,他總是站在農民這一邊。後來他生病了,他的學生阿凱繼續在后里駐點,跟著老師的腳步,也站在農民這一邊。

去年12月,我因中科三期的報導得到卓越新聞獎,鐘丁茂從電腦傳來一個信件:「妳得獎,讓我高興得不得了。」今天在病床邊,我跟他說:「這個獎也是要給您的。」他聽到我這麼講,開心地笑了。

還記得2009年4月6日那天,苗栗縣政府在後龍鎮公所舉行「後龍科技園區說明會」,那天我在會場聽到一個人對著台上大吼:「你們不可以這樣」。回頭一看原來是鐘丁茂,揹著相機,氣勢憾全場。

灣寶農民奮戰兩年多,今年4月14日內政部營建署終於駁回開發案,農民保住自己的家不必被徵收,鐘丁茂對此感到欣慰,灣寶農民則永遠都不會忘記他。自救會會長陳幸雄說:「鐘教授是我們灣寶的大恩人」。

今天才聽林淑惠提起,原來那天是鐘家家族掃墓的大日子,鐘丁茂才在家待了一會就急著要趕去後龍科技園區的說明會,引來兄長的不快。

四個月後,鐘丁茂發現罹患肺腺癌第四期。過不久,八八水災,躺在病床上看著電視,林淑惠說,鐘丁茂不時氣自己:「國土變這樣了,我竟然被困在這裏」。莊秉潔則說,鐘丁茂在病中對國光石化案也是時時關心。

今天鐘丁茂高齡96的母親也來了,始終安靜坐在第一排。音樂會到了最後,唱的是「求主賜我善渡一生」。鐘丁茂拿起麥克風吃力地說:「我太太,要我謝謝大家」。緩緩回到病房,告別了好友,期待再一次的相見。

2 則留言:

frankchentaiwan 提到...

我熱烈盈筐(?)看到鐘老師及所有朋友

GLCA 敬學阿瑋 提到...

感謝宗勳哥的鼓勵, 讓弟有機會, 參與鐘老師所帶領的 守護台灣「千里苦行」環島運動! 和鐘老師等夥伴們, 從澳底走到蘇澳; 在行走的過程中,領受到他堅強的生命鬥志和對理念堅持的意志力!​ 剛才,從宗勳哥的臉書上, 得知此一訊息. 雖然,有些感傷, 但看見有那麼多善良之人, 都在為他加油祈福. 真得, 鐘老師, 大半輩子, 樂動生命, 沒有白活! 已為台灣, 已為環保, 點燃亮光... 老師,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