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不當土地徵收 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朱淑娟/2011.2.26 新竹竹東二重埔報導

二月底正是春耕時節,新竹竹東二重埔劉家的田還沒插秧,空著的農地上插著藍的、黃的旗子,「還我農權,停止徵收」巨大的字迎風飛舞。這裏從1981年起被公告為新竹科學園區特定區,30年來土地被徵收的威脅從未停止過。客家庄展現強悍的意志力,30年來反抗徵收已變成生活的一部份。.

最近一次徵收是民國98年的「擬定竹東鎮(工研院附近)細部計畫案既修正「變更新竹科學園區特定區主要計畫(第二次通盤檢討)-新竹縣轄部份(竹東鎮)案」。將新竹科學園區預定地以南的農業區及保護區納入開發。徵收範圍包括竹東鎮頭重里、二重里、三重里、柯湖里,總計443公頃。

二重里除了農家、就是農田,劉家三合院外圍又蓋了一圈,從遠方看過去,屋瓦堆疊像山巒。夕陽倒映在水田,好似兩個太陽,沒有高樓大廈遮敝,天空好像變大、空氣好像也變得更加飽滿。


這個房子50年來傳了五代。屬牛、62歲的劉家長孫慶昌傳承這個屋子,至今90歲的高堂老母、兒子、孫子,還有堂兄弟們,四代同堂,家族興旺。劉慶昌每天清晨4點半起牀,一定要到田裏走一走,有田才有家。

祖父在民國42年搬到這裏,買了三甲地,房子從47年到49年蓋了兩年才完成。牆角是石頭,外圍是竹籬笆,門前依客家習俗種了兩棵板葉樹。劉慶昌記得當年蓋房子時,20部牛車拉磚、拉水泥從田梗運來。祖父母縮衣節食,一磚一瓦起了這個家,如今劉家的房跟地都還保留著。

劉慶昌說:「我們都是窮過來的,所以會珍惜,等失去了再爭取就太慢了。」他強調祖產要留給子孫,因為土地是無價的,至少一年種兩次稻,溫飽沒問題。如果把地賣了變鈔票,鈔票就會變翅膀,不見了。


「土地是無價的,我的價值是我心中的價值,不是官方說的價值」。為了保護土地,二重、三重里居民組成地主權益自救會,劉慶昌把家前面的田改建成花園, 搭起台子,牆上是那張美濃凱稻割出來「土地正義」大字的照片。他稱這裏是「革命基地」,里民經常每戶出一道菜,野餐兼開會。

「你用一紙公文就要搶我的土地,那跟強盜又有什麼差別?」劉慶昌強調,如果徵收的必要性不明不白,難道我們不能保有自己的家嗎?「憲法保障人民的工作權、生存權在那裏?那憲法就不要了啊。」

土地徵收必須符合必要性原則,二重埔居民認為這個徵收案不符合必要性,原因是新竹科學園區都已放棄在這裏設廠了,怎麼會有特定區的必要?他們懷疑新竹縣政府的目的,是犧牲農民、炒作土地。


「所以我們要永續抗爭,土地是我們的,當強盜來時,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有把強盜趕出去。」

團結才有力量

春耕雖忙,後龍灣寶、竹東二重埔、竹南大埔、烏日溪南等各地面臨土地被徵收的農民,今天來到劉慶昌的「革命基地」,彼此加油打氣。

「為什麼我們不要叫做自救會?因為不當徵收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不是個人的事。」桃園地鐵促進會李春輝強調,這個敵人是政府跟財團要地,就把你的地圈進來。而最不合理的是,鐵路沿線明明夠用,但為了補貼財政缺口,卻把鐵路擴大到60米,還要徵收鐵路外兩、三公里的農地。

苗栗後龍灣寶是特定農業區,農民反對土地被徵收做工業區已長達三年,自救會會長陳幸雄說,這個案子是政客與財團掛勾,還好地主都很團結、互相信任,不管阻力多大都要共同去面對,抗爭才能持續到今天。而老天有眼,總算有一點進展,行政院長已政策宣示,特定農業特定區不應變成工業區。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表示,面對土地徵收浮濫,農民要勇敢站出來,這是憲法保障生存權,農民抗爭有正當性。他強調,今天農民的努力不是為了個人,是為了改變不符合土地正義的徵收,創造一個更詳和的居住環境。

1 則留言:

Larry 提到...

我們挺你, 我們跟你們有ㄧ樣的命運, 土地被強盜般的政府圈地徵收, 圖利建商, 我們只有團結在一起, 互相支援, 互相學習, 互相鼓勵. 小蝦米對付大鯨魚是很困難的, 大家加油.

芎林自救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