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開始獨立媒體】(8) 給「老」記者們(上)

‧朱淑娟/2011.2.18

之所以開始寫這個連載,是因為新聞系學生對獨立媒體的好奇。但昨天跟過去的同事見面,談著談著我突然想,這些「老」記者們是經過多少歲月的付出、而且堅守崗位,才能從青澀走到如今這樣的專業記者,但這些人卻因為「年資太久」時時面臨要被迫離開他堅守多年工作的危機。而一旦離開,過去的一切累積都化為烏有,對他個人以及這個社會來說,這不是太可惜了嗎?

說是「老」記者,其實這些人也不過四十多歲而已,這個年紀老不老?不只是從什麼角度看而已,即使同樣是記者,不同國家也有不同看法。打開美國電視新聞,當紅的記者大概很少有少於50歲的,每次看著那雙有魚尾紋的眼睛,總是讓我對那位記者的報導有了較多的信任及安全感。

記得日本朝日新聞在海外有一個計畫,邀請國外媒體到報社參訪半年,其中條件之一就是:這位記者要40歲以上。而且聽說在日本剛出道的年輕記者,也只能做記者助理之類的工作,而不能單獨採訪及報導。

這些情況不論怎麼說,都跟台灣相反。前幾天一位官員說,現在的媒體生態改變真的很大,到處都是年輕的俊男美女,不像十多年前那個年代,看到各大報記者,常感受到的那種「媒體威脅」(當然不是說非俊男美女才有威脅)。

年前聽到一位很資深、我一直也相當佩服、也刻意會去找他的報導來看的記者,轉業去當某部長的機要。聽到這個消息,老實說我真的蠻失落的,不只因為再也不能看到他的報導,而是這樣的記者轉業不是太可惜了嗎?

記者轉業當政府首長的機要早有先例,而這好像也是一種頗令記者嚮往的選擇。不只到政府單位,更多記者轉業到企業當公關,讓同業好羨慕,而這似乎也變成記者「有辦法」的另一種評價。

我離開報社時也有一位主管如此建議我,當然他是好意,但我卻覺得蠻感慨的,記得我是這麼回答他的:「不不不,報社把我的台拆了,我要把自己的膺架搭起來。」他沒有再說什麼,但看得出來頗為我的未來擔心。

企業或部長為什麼要用記者當公關?道理很簡單,因為這些人熟悉媒體語言、有媒體關係,知道如何「伺候」(或對付)媒體」。去年我得獎後寫了一篇感言,許多過去同業來信說自己現在做的就是「下媒體編業」的工作,感慨自己是「新聞置入共犯結構的一員。」

我想會形成這種「記者-公關」的轉業邏輯,還是媒體生態造成的。如果台灣容得下「老」記者,多數人都想當一輩子的記者吧。而也因為台灣記者工作時時不保,所以年輕記者不願累積、甚至把記者工作當成轉職的「職前訓練」。

在這種情況下,要我鼓勵年輕記者努力啊什麼的,我都覺得自己好像在散佈謠言一樣,叫別人堅守記者工作,會不會反而是在加害別人?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推~把我的台拆了 我要把自己的鷹架搭起來

匿名 提到...

讓我想到Obama新的白宮對外事務發言人就是記者出身! 而且挺年輕的, 有趣!

NgTingTing 提到...

樂於相信記者可以當一輩子。
單是看著你那句「我還會留在地球」,已經非常感動!加油!

洪輝祥 提到...

今天在營建署位後灣案與豬公週旋
沒看到淑娟有點遺憾
因為妳來一定會給這些豬公一些壓力吼
墾管處、國有局、林務局都向是京棧的橡皮圖章
廣開後門犧牲生態環境
這些人可能都會到財團當門神囉
跟記者去當公關如出一轍

3/11.12要來ㄜ
走阿塱壹-後灣
不是說阿塱壹-後灣
等妳喔..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啊輝祥 不知道有這件事說 否則一定會去營建署的 3月11 12一定會去的

第一本相簿 提到...

淑娟 小心馬英九找你去當他的環保顧問,這樣你就被『滅口』了。

公民記者 謝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