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開始獨立媒體】(7) 記者水準太差?(續)

‧朱淑娟/2011.2.17

上篇談到「記者水準太差」的文章獲得熱烈回響,許多「受訪者」包括學者、官員分享自己的經驗,聽了之後真的是笑不出來。同業們,請加油吧!

一位老師說,「記者的平均水準變差我倒是同意,且體會深刻」,他提到日前出席一場記者會,一位「大報記者」問他:「甲醇燃燒後產生甲醇與甲酸?」還有一次一個有名的報紙記者文章出現「水蒸氣等含碳物質」的字眼。

這位老師很想吶喊:跑環保或消費線的記者該對基本的化學知識有一點基本的尊重吧!

一位官員說,一位電視台記者去訪問他,麥克風放到他嘴邊後第一個問題是:「我要問什麼?」更多人聽到這件事後立刻說:「對對對,很多記者打電話來連要問什麼都不知道,還要花很多時間跟他們解釋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有媒體同業覺得很委屈:記者畢竟不是什麼行業的專家,不懂是理所當然的,只要願意問就是好的態度。他說的沒錯,但嚴格來講只說對了一半。

記者雖然不是什麼專家,但卻是專家與觀眾的媒介,你的報導會關係到觀眾對事件的了解 (或高度或深淺)。而什麼問題就會產生什麼答案,如果你想得到好的答案,首先就要問好的問題;而要問好的問題,就要有好的準備。

而且別人的時間寶貴,把網路上可查到的很基本的問題丟給對方也是不負責任的。千萬不要小看「問問題」,所謂「記者的水準」就是一個又一個問題給人的印象啊。前一陣子地球公民基金會成立茶會,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提到某某記者都如何問問題、問些什麼問題,還真是記憶深刻。

也就是說,今天要做什麼採訪、現場有那些人、應該問什麼問題、甚至這個新聞要如何處理等等,到現場之前都應該有個大概準備。即使是代班對議題不熟,但網路這麼方便,查查歷史新聞,不需要太久就能對事件掌握個大半。

另外接到採訪通知後,打個電話問問採訪對象,就可掌握出席的人是誰、可能的狀況等等。記得多年前環保團體舉行大會,有一位記者在記者會開始後一段時間才到,得知剛剛總統有來致詞,就只差沒當場昏倒。

現在因為做電視節目的關係,經常要做較長時間的專訪,為了訪問到真正的重點,有時光是準備大綱就要花了一、兩天。不只是想「問什麼問題」而已,甚至是想:「問題要前進到什麼程度?」

所謂「前進到什麼程度」就是「黃線在那裏」的意思。如何質疑對方 (特別是官員) 、對方又不致當場翻臉,訪問還可以繼續下去等等,更是在訪問前百般斟酌。記得剛當記者時一位主管曾說:如果你今天把一個部長罵到貼在牆壁上,他看到你還忍著恨跟你打招呼,那你就成功了。

一點都沒錯,跑了10多年新聞,我始終覺得記者跟官員的關係是踩在黃線上,不斷的衝突、妥協、再衝突、再妥協。而在這過程中,那條黃線也是有時進、有時退,時時在調整雙方的緊張關係。

我常想,如果你被官方視為「敵人」那是記者的榮躍;相反地,如果你被稱為「友善媒體」那真是對記者最大的恥辱。

寫了這麼多,絕對沒有苛責同業的意思 (前幾位發表意見的老師也這樣強調),連我都不可能做到完全,但我要強調的是,事前多一點準備,不只是對別人的禮貌,也是讓自己的工作更順利、報導更詳實的做法。

1 則留言:

公民記者 謝明海 提到...

淑娟

抱歉,外行指導內行,『不斷的衝突、妥協、再衝突、再妥協』我有意見。

妥協後就沒有衝突的理由和空間了。

我覺得妥協不如溝通,溝通不一定能妥協,所以才有再衝突的伏筆,記者就能生生不息不致失業。

公民記者 謝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