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開始獨立媒體 】(4) 要做主流記者,還是獨立記者

‧ 朱淑娟/2011.2.8

前文囉哩囉嗦寫了一大堆,還是沒有回答同學們的問題:「究竟畢業後要到主流媒體工作,還是當獨立媒體?」

我想這真的要看每個人的「狀況」,但所謂狀況也有很多「狀況」。例如台大同學轉述他一位學長的狀況是,他在台北租房子,每天要接案接到頭昏才有可能賺到基本生活所需,如何能安心做個專業的獨立媒體?

這位同學說的一點都沒錯,獨立媒體做久了,我常想能在一個正常的媒體工作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因為每天在固定時間完成採訪、交稿,稿子好不好、報社要不要用是另外一回事,總之就是盡了工作的義務,然後薪水固定入帳。

以我個人而言,做了獨立媒體後發現如果要賺到過去那個薪水,恐怕24小時不吃不睡都辦不到。當然我的「狀況」跟那位同學不一樣,我暫時不必太擔心收入,所以一開始當獨立媒體就沒有以「要賺多少錢」為前提,因此並沒有算什麼投資收益,只是全心全意去做自己想做的報導。

至於能賺多少錢那就看「緣份」,其實我做了快兩年的獨立媒體,還不曾主動去找過委託案,有時接到委託的詢問,評估要不要接的原則也是,這個是不是我想寫的,對方這個媒體跟自己是不是志同道合,如果是才會考慮接受。

我目前主要合作的對象,包括公視我們的島、環境資訊協會、低碳生活部落格、商業周刊等等,都是在這樣的考慮下合作的。

而且我盡可能想自由自在寫報導,能不接案就不接案,因為只要接了案就常常無法顧及其他的採訪工作,而記者的工作又很難預定,許多採訪工作都在前一天才會知道。有時做完一個案子後又出現在採訪場合,就會有人跑來跟你說:「啊你出現了」,而自己都對錯過這段時間的採訪耿耿於懷。

但只要接了案,就要拼著命做好,因為當獨立媒體跟過去不一樣,特別需要工作口碑,當然不是說過去在主流媒體都亂寫,而是獨立媒體「絕對不能搞砸任何一件委託案」,你要相信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一點點不用心都會被看在眼裏,只要搞砸一個案子,可能接下來也接不到什麼案子了。

那獨立媒體錢賺的不多,究竟賺到什麼?記得以前一位同事每次受了報社的氣時都會說:「我們領這個薪水本來一半就是要受氣的」。

他說的一點都沒錯,回想起來,當了獨立媒體後才發現,過去工作每天花很多力氣都不是為了追求更好的工作,而是在跟報社計較、生氣。少受那點氣,少了一半薪水還真的很划算。

離開主流媒體後,很多人覺得我的報導好像比以前有很明顯的進步,不但報導更深入,而且很多重要的社會議題(看來也沒有主流媒體所謂的新聞性)還能繼續追蹤下去。但沒有人是一夕之間變比較厲害的,唯一的原因是過去在主流媒體的那道「牆」被打掉了,手腳完全伸展開來,所以能盡情地寫。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所謂主流媒體(或公司)存在的意義、效率、品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或許應該徹底被檢討一番。

所以現在只要有機會給年輕人建議,我都會說如果你有錢一定要存下來,存多存少沒關係,但就是要仔細用你的錢。因為說一句很現實的話,要追求理想前,真的要先解決生活的問題。而當你比較不用擔心收入,你的選擇空間就相對比別人大很多。

而一個人需要多少錢才可以稱作「不用擔心收入」,這個也是因人而異,因此輕率地要別人為了理想而辭職什麼的,都是不負責任的。因此,還是那句話,每個人的狀況不同、想追求的東西也不一樣,任何選擇終究要回頭問自己。

2 則留言:

公民記者 謝明海 提到...

淑娟

我想你這些連載將來一定會成為很多學生的教材,光是這一篇就有很多珍貴的真情告誡。

你說,只要接了案就常常無法顧及其他的採訪工作,這當然是真的,卻不能讓他成真,寧可因採訪而影響接案,不能因為接案而影響採訪。接案比較像水庫放水,採訪才能匯聚你的活水。

我雖然不是記者,也不是什麼獨立媒體人,但已經很自由的寫成了習慣,喜歡看電視上的電影和新聞,這才是我的享受,因此常常利用廣告時間在電腦和電視之間跑進跑出,利用廣告寫幾句或寫一段,兩小時電影結束我也寫得差不多了。這很像你的接案和採訪,換換角色讓頭腦、眼睛和雙腳都有機會動一動,樂在其中。

別累壞了!


公民記者 謝明海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接案比較像水庫放水,採訪才能匯聚你的活水"
明海大哥這個比喻實在太妙了。不過我也發展出一種接案模式,就是"有益於擴展自己新聞磨練"的案子才接,這樣就讓接案也是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