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開始獨立媒體】 (3) 身份認同的焦慮

‧ 朱淑娟/2011.1.30

前一陣子因採訪忙碌,這個連載中斷了近一個月,好不容易工作告一段落,迫不急待想繼續寫下去。

前幾天台大新聞研究所的同學打電話來採訪,提到同學們對我如何能成為一個獨立媒體人相當好奇。獨立媒體人要有什麼條件、收入多少?如何才能不被拒絕採訪?畢業後要做獨立媒體或主流媒體?獨立媒體背後沒有公司,採訪對象在回應新聞時會不會比較不客氣…

老實說,即便在我已做了兩年獨立媒體,要回答這些問題還是困難的。尤其對於畢業後要做獨立媒體、還是到主流媒體工作,更是左思右想很難做出建議。

因為,理論上(也是實際上)要成為獨立媒體,必須在一個領域累積到某種程度,累積知識與人脈、以及知名度,套句同學的話就是「有點厲害」。當你「有點厲害」後可以在事前獲得採訪訊息、搜集資料,而且採訪時比較不會被拒絕。而且媒體也會找你合作,擴大獨立媒體的影響力,還有收入。

前文提到我以一張名片、一個部落格開始獨立媒體生涯,但事情並不像「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快樂日子」那麼順利。記得2009年4月我以獨立媒體身分採訪能源會議時,兩天會議結束後經濟部長舉行記者會,當時我有一堆問題想當面問他,但突然想到當我舉手時「我該說我是誰呢?」

如果是以前,舉手報出「我是某某報記者」你立刻覺得對方聽你問題的表情就不太一樣 (或許只是大報記者自戀的感覺也說不定),但「現在我究竟要說我是誰呢?」就這樣,想了又想,直到記者會結束我都沒有舉手。

這個事情讓我一直耿耿於懷,也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從一個大報記者變成個體戶,在別人還沒拒絕你前,首先自己就無法適應身分的改變。接下來幾天,我幾乎是一有空就在心裏默默練習:「我是環境報導朱淑娟、我是環境報導…」

要說出自己是誰還要練習,只怕是所有記者無法想像的事。不過,首先說服自己接受、並習慣說出自己是誰,我想這才是當獨立媒體的第一步。

去年六月,在宜蘭一場水資源論壇時,我舉手問水利署長楊為甫,直接說出「我是獨立媒體記者朱淑娟」,發現包括他、以及在場的參與者也沒有人覺得我的身分有什麼奇怪 (人果然是常常自我設限)。

不過話說回來,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的名字從 「環保署」的記者名單中除名後,還是受到很大的震憾。但畢竟是跑了10年的單位,已經有許多朋友,多數人還是對我很友善。如果說今天我成為獨立媒體有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成績的話,首先要感謝的就是這些朋友們。

不過問題還是沒有解決。例如立法院,沒有媒體的服務證就無法換證件進入議場訪問,正在煩惱時,剛好那時環境資訊電子報的主編瑞祥來電,想轉載一篇部落格文章,順帶提到希望是以「特約記者」身分轉載文章到電子報。

於是在獨立媒體之外有一個「靠行」的媒體,用這個身份進出立法院以及進入公家單位採訪。接下來再跟公共電視合作,又「靠行」公視,於是不論是到公家單位採訪,或是電話採訪不熟的企業、學者、官員,更沒有身分上的困擾。

不過一旦靠了行就有了依賴,因為相較之下要說出「我是公共電視」比說出「我是獨立媒體」要容易得多,但這卻讓我有些不安,因為這跟我想推動台灣獨立媒體的初衷不符,如果要這樣的話,那就乾脆到主流媒體工作就好了。

於是名片夾中有了許多不同身分,每每在拿出名片夾時,猶豫究竟要拿出那一張才好。後來就決定「看情形」,例如有些部會覺得你的存在「很礙眼」,故意挑戰你獨立媒體身分時,我的「靠行」就成為一種權宜的辦法。

而相較之下比較友善的單位,例如水利署、營建署,我就用獨立媒體、或直接說「我是環境報導朱淑娟」。尤其是營建署官員,剛開始去採訪中科四期區域計畫審查,一開始也覺得我的身分有些「特別」,後來去的次數漸漸多,他們也逐漸習慣你的存在,有一次到南部去採訪營建署辦的國土計畫法草案公聽會,官員看到我還問:「淑娟,你台中場怎麼沒來?」

也就是說,官方也沒有一個規則說,什麼媒體能採訪、什麼媒體不能,而事實上新聞局、NCC都沒有定義什麼才是媒體,沒有規定誰能採訪、誰不能採訪,因此某種程度必須自己去推開那個採訪的大門,一個人這樣做,兩個、三個…我想久而久之那個採訪的大門就會被打開。

前幾天,環保署審查國光石化第四次環評時,就看到公民記者「好奇寶寶」全程在場採訪。之前許多公民記者提到採訪時面臨身分認同的問題,我想如果所有公民記者都像好奇寶寶這樣,未來公民記者的採訪權將能受到更大的保障。

不過我必須坦承,這無論如何都是辛苦的事,去年12月我在卓新獎頒獎典禮上說到,希望台灣能建立一種制度,讓獨立媒體或公民記者也能跟主流媒體一樣不必千辛萬苦才能取得採訪權。

至於究竟該如何建立那個制度,我想還需要有一些想法跟實踐,因為一旦那堵牆被敲開了,就能鼓勵更多人出來做獨立媒體。

1 則留言:

公民記者 謝明海 提到...

從一個大報記者變成個體戶,在別人還沒拒絕你前,首先自己就無法適應身分的改變。接下來幾天,我幾乎是一有空就在心裏默默練習:「我是環境報導朱淑娟、我是環境報導…」

我沒有大報背景,我也不在乎別人認定我是誰,所以我還是我。

公民記者 謝明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