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4日 星期五

【開始獨立媒體】(2) 做真正的獨立媒體

‧ 朱淑娟/2010.12.24

前文提過,獨立媒體人有許多樣貌,多數同業離開媒體後,有的接媒體或企業的案子、有的寫書、有的在社區大學教新聞課…總之,依個人的興趣以及因緣選擇不一樣的工作方式。

獨立媒體人雖然沒有固定的薪水,一般來說收入也大不如前,大家常自嘲「吃不飽、餓不死」,兩袖清風卻賺得人生的自在,至少我所認識的獨立媒體人,問他們要不要再回到主流媒體,十之八九都會說 NO。

不過,一開始決定做獨立媒體,我就決定要做一個「真正的獨立媒體」,也就是說,不是接了案子才去採訪、報導,而是「主動報導」。而且要求自己跟過去在報社一樣,持續站在新聞第一線追蹤議題;同時要求「報導時效」,當天新聞盡量當天發,占了網路的優勢,我的報導通常比其他報紙更搶先曝光。

去年(2009)4月7日「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第一次在環保署環評審查時,當天只有我一個記者在場,所有關心這個議題的人,無法從任何媒體看到相關報導,透過朋友在網路上轉寄,許多人才在我的部落格讀到當天審查的情形。

再早一天的4月6日,「後龍科技園區政策說明會」在苗栗縣後龍舉行,現場台北來的記者只有我、以及公視。當地的記者倒是來了不少,不過當天明明爆發相當大的衝突,但隔天打開報紙,各報不是輕描淡寫,就是整篇報導都被「劉政鴻表示、劉政鴻指出、後龍科技園區可帶動地方繁榮….」塞滿。

地方政府買了新聞,讀者分不清真新聞、假新聞,看了報還以為後龍人都以歡欣鼓舞的心情迎接後龍科技園區。許多人看到我部落格的文章,才發現原來當天真正的情形是這樣,後龍科技園區預定地的灣寶農民展現強悍的力量,堅決反對後龍科技園區,決不出賣自己的土地。

我是後龍人,在台北出生、長大,從來不識家鄉的面貌。那天是我這輩子以來第一次一個人搭火車回到故鄉,而且是在離開報社之後,以獨立媒體的身分採訪報導。對我來說,此時此刻的這個事件,對我有特別的意義。

接下來的「農村再生條例」事件,農委會大肆對各媒體做置入式行銷,民眾從主流媒體讀到的都是農村再生如何如何的好、農民就要有好的未來...。記得當時農村陣線在立法院開過幾次公聽會,看到後頭10幾台攝影機一字排開,陣仗驚人,心中還有點興奮:「哇這個議題還真多媒體關心。」

但過一會卻看到立報攝影記者進入會場時,有一位他熟識的電視台記者大聲跟他打招呼:「嗨,你也來拍編業噢。」那位立報記者當場傻眼。而當天我到立法院時,剛好遇到一位同業,他搭農委會的專車來,跳下車很開心地跟我說,「我今天跟你們不同國。」原來,今天農委會在這個媒體買了這則新聞。

前些天公視「有話好說」製作人陳信聰說,我這個獨立媒體走到今天,是許多因緣的促成,其中之一就是遇上主流媒體没落的年代。他說的沒錯,試想,如果這些議題主流媒體都報得很完整,那還有獨立媒體生存的機會?

因此我想,對獨立媒體人而言,這或許是最好的年代。因為主流媒體對公共議題不是不再關注,就是變成官方政策辯護的打手。民眾要讀到真相,唯有讀獨立媒體的報導。對環境議題而言,這一年多以來可說是烽火連天的一年,我的部落格能在短期間稍稍受到讀者關注,就是這個原因。

其實不只是我,這一年有許多公民記者表現搶眼,例如「大暴龍」的「苗栗大埔事件」、「好奇寶寶」的「廣慈博愛院」、謝明海一連串公共議題的評論等等,都是透過獨立報導而受到社會相當大的關注。

回想起來,開始獨立媒體一點都不難,尤其對曾經是主流媒體記者的人來說,更是完全沒有技術性的障礙,只要你站在新聞現場,持續報導你關心的議題,其實文章很容易就會被看見。

當然文章不是放在部落格就有人看到,茫茫網海,千萬不要以為你的文章靜靜躺在那裏就會被看到。就像行銷一樣,好的產品還得有好的宣傳,我會建立一些群族,文章一出來後,就一一寄給這些群組(包括產官學等跟這則報導有關的人),群組的朋友再轉寄,閱讀的人就明顯增加。

後來加入Facebook、Twitter等,也把相關文章與大家分享。一些網路媒體,例如小地方新聞網、環境資訊協會等也要求轉載文章,真正見識到網路的力量。

3 則留言:

小樹 提到...

算起來我也是後龍人!加油~~~真相是不能被蒙蔽的!

謝明海 FELIX HSIEH 提到...

請NCC聽聽朱淑娟怎麼說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73358


當了十年主流媒體記者,朱淑娟去年離開了,成為一位出色的獨立媒體人,

而且獲得三個新聞大獎。

朱淑娟顯然有話要說,


公民記者 謝明海 2010/12/25

樑上均 提到...

抱歉,請問編業是甚麼名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