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新聞環境?


朱淑娟/2010.12.3

政大新聞系主任林元輝在2日的卓越新聞獎頒獎典禮上說:「良禽找不到良木而棲,當老師的很心痛」,一句話道盡一個新聞系老師的無奈與憤怒。

而這一陣子以來,經常有新聞系的學生問我:「畢業後要不要當記者?」看著一雙雙茫然的眼睛,我心裏想的是:「不想當記者你幹嘛念新聞系?」

但究竟是什麼樣的新聞環境,讓如今新聞系的師生陷入進退不得的困境?

我沒念過新聞系,不知道新聞課堂裏都教些什麼。但中年轉業當了記者,從此沒想過要換別的工作。如今,從新聞環境的繁華走到没落,卻是點滴在心頭。

去年四月告別10年主流媒體生涯後,發現想做一個「真正的記者」已經無路可走,於是決定暫時不到主流媒體工作,想試試台灣獨立媒體的可能性。

今天我以獨立媒體記者的身分獲得第九屆「卓越新聞獎」、「曾虛白先生公共服務新聞獎」等三個獎項。一整天,手機沒有停止響過,祝賀的簡訊、信件如雪片般傳來,這之中有同業、有已經不再是同業的昔日新聞伙伴,我的得獎似乎也讓他們相當振奮。

有人說,我的得獎讓他們看到獨立媒體新的可能;也有人說我的得獎讓他們感受到公平正義(特別是被迫離開媒體的同業)。而我卻覺得,我的獨立媒體身分恐怕為我的得獎加了不少分,因為評審老師要肯定的,絕對不只是我個人,而是在誨暗已久的新聞環境中,對於「獨立報導精神」的一種期許。

獨立報導精神的失落

前一陣子一位政府官員跟我說:「現在打開報紙都覺得有氣無力」。以前他們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急著去翻報紙,看看有什麼跟自己有關的事件給爆了,好盡早研究因應對策。但現在的早晨卻是「從容」得多。

聽到官員這麼說,當下覺得失落、事後更覺得悲哀,當媒體對官員已不再有壓力,那媒體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

回想12年前開始當記者時,當時整個氛圍是積極、有活力的,報社老闆及主管鼓勵記者跑獨家,同業之間拼了命競爭,那天搶得獨家當「一日英雄」,走路都有風。相對的不當一日英雄,就要變成「一日狗熊」,漏了大新聞,那簡直是國恥,隔天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再去挖掘其他的後續報導。

但如今,記者之間互相「分享」新聞,講好聽是互相合作,但那種因為競爭而產生的火花,卻已經很少見。更讓人驚訝的是,就連報社與報社之間那種競爭心似乎也已蕩然無存,甲報的獨家,乙報隔天就當作沒看見。

而媒體(主要指報紙)之間的「門戶之見」似乎也愈來愈深,甲報自己辦的活動可以廣為報導,乙報的活動連報都不報。以這次卓越新聞獎為例,媒體個自只報導自己得的獎項,沒得獎的媒體對這個一年中媒體界最重要的事隻字未提。從這件事或多或少可看出媒體公共性的失落,媒體是公器、還是私器?

理想性格的失落

林老師發言時說:「年輕記者富有正義感和利他性,卻無法發揮,媒體老闆和主管該負最大的責任。」相信所有線上記者聽到這句話都心有悽悽焉。

我總相信,會想當記者的人,一定有一組基因是跟別人不一樣的,他有正義感、想改變些什麼,而如果能透過自己的努力對不公義有所追討、進而促成改變,那是對一個辛勤付出的記者最大的回報。而在這之間,除了記者本身的企圖心之外,主管的確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

記得在聯合報時我的一位主管陳建宇先生(他也在多年前離開了報社),每當我在下午報稿時,他都會以相當珍惜的口氣說:「你這個新聞很重要啊,我看是不是我們可以增加一些角度…你還可以做個表、寫個特稿…..」,聽到你的主管這麼說,完全忘了自己是如何辛苦跑到這條新聞的。

卓越新聞獎頒講獎台上大大的字幕寫著:「以做一個記者為榮」,說實在的,記者不是在頒獎台上才以自己為榮,而是在每天例行採訪工作、報稿時就感覺到那分榮躍,而讓你感到榮躍的源頭通常就是你的主管。

曾幾何時,報社主管跟記者之間每天最重要的電話報稿被MSN取代,雙方不必交流,報回去的稿經常石沉大海,同業常常感慨不知長官對這個新聞心意如何,要不要繼續延伸其他的角度…。有時急了打電話回去問,得到的卻是冷冷的答案:「你這個新聞有什麼好寫的、有什麼新的進度嗎……」

剛剛說過我不是念新聞系的,我真的不知道新聞系課堂上除了教學生技巧,是不是也教學生做人處事、應對進退的道理。至少我念的企管系課程教的是,主管如何鼓勵同仁、如何當一個好主管…。

而很遺憾我所觀察到的媒體主管,多數都沒有好好受過主管訓練,不要說對記者鼓勵不足,恐怕是打擊還有餘。試想,什麼原因會促使一個記者赴湯蹈火,難道不是希望自己辛苦跑的新聞被公平對待?

還有的主管,甚至把媒體這個公器放在自己的口袋,做為跟各方交好的籌碼,記者辛苦跑到的新聞,不是事先被交待如何處理,就是隔天打開報紙,發現自己的新聞被改得面目全非。

而如今置入式行銷猖獗,許多主管存在的價值只剩下拉編業,還可以公開對記者說:「不要在那裏假裝清高,有什麼業務快帶進來。」記者有業務目標、業務收入還可以抽成,請問這種制度究竟是要鼓勵什麼?

前幾天聽同業轉述,一位記者去跑藥廠的記者會,前腳才進入會瑒,就被那家公司的公關交代:「這個新聞是有付錢的,你好好寫」,聽說那名記者只差沒當場吐血,心中的悲憤又何足為外人道。

媒體大環境的改變,許多老牌子報社經營不易,於是怪罪是某某「水果報」的「非質報報導」才搶走自己的生意。實在很難忍受,為何有媒體會左手大做置入式行銷,右手卻不斷稱自己是「質報、優報」,刻意忽視對手是如何在短時間內異軍突起。說句不客氣的話,要說失敗恐怕是敗給自已。

記者的失落

於是在整體大環境的晦暗下,如今看到的年輕記者也是有氣無力。我不知道所謂「跑新聞」那個「跑」字從何而來,但一個好的報導的確是記者一步一腳印踩踏而來。而現在多數記者不「跑」新聞了,許多人只待在記者室等新聞稿、記者會,還能撥出時間搞團購、交換網站購物心得。

過去記者之間常講記者會的新聞不叫「新聞」,因為真正「厲害」的事件,官方恐怕掩蓋都來不及,那有可能發什麼新聞稿、開什麼記者會公告天下?於是記者們總是像偵探,穿梭在人與事之間,甚至透過許多私下建立的人脈及管道,問到當事人或看到第一手資料,一點一滴去撥開事件的真相。

沒有了理想性,就常聽到年輕記者總是在處理「一日新聞」,寫新聞只為了交差了事,於是今日畢、明日忘。然而不論是跑那個領域的路線,沒有一段較長時間的經營與累積,是無法培養記者個人在那個領域的知識以及人脈的。

許多年輕記者打開我的櫃子常驚呼:「小豬姐姐你有這麼多資料都留著啊」,我反而覺得問這個問題很奇怪:「對啊,不然你們都丟掉了嗎?」

各行各業不都是如此?記者或許不必唱什麼「志業」的高調,但說這是一門「專業」恐怕沒有人會否認。如何隨著時間的累積讓這個專業愈磨愈利,那是身為記者的每個人都應時時警惕的,否則不是更鼓勵報老闆,可以用廉價的薪水取代資深記者。而沒有資深記者的台灣媒體,你又要如何期待質的提升?

很多記者會說:這不就是一份工作。是的,沒錯,記者是一份工作,但這份工作真的不一樣,他有社會責任、有機會改變些什麼。再退一步言,有了記者身份,你才有機會去訪問到社會上一流的專家,開拓自己的視野、豐富自己的生命,試問這世上有什麼工作有這得天獨厚的機會?白白浪費不是太可惜了嗎?

林元輝老師在致詞時提到一個記者的志氣跟勇氣,這也是多年來我對記者態度的不解,為了保有一份工作,對於報老闆及主管的種種不合理幾乎是逆來順受,甚至有的還曲意奉承、配合,於是乎在「長官英明」的氛圍下,我所期待的所謂「辯論文化」,如今在主流媒體早已蕩然無存。

網路媒體的異軍突起

主流媒體的失落,造就網路媒體的異軍突起。這些年來包括立報、環境資訊協會、苦勞網、新頭殼等等這些所謂「非主流媒體」的記者,還是保有相當的活力,年輕、認真、有理想,可說是他們的存在讓人看到媒體未來的希望。

以我這次得獎的中科三期、中科四期這些議題而言,剛開始在現場只有這些網路媒體在場,我們常自嘲是「三小媒體」,而民間也因為在主流媒體看不到關心的議題,轉而接觸三小媒體,於是透過網路傳播這些議題也逐漸發酵。

這其中最經典的例子就是立報前記者(現在公視PNN)胡慕情。她雖然生不逢時,沒有趕上主流媒體意氣風發的年代,但也因為即時出現在主流媒體没落的年代,又因為個人努力讓她有機會在媒體界、網路、社運界受到矚目。

我常說:「慕情讓立報從小報變大報」。例如政府部門的公關科每天上午例行性要剪報,送到各處室以回應,那剪的順序一目了然,當然是聯合、中時…這些大報剪完後才順便看看小報,至於寫些什麼、要不要剪已是無關緊要。

但慕情開始跑環境線以來,那個剪報的順序立刻被打破,然後她的報導經常不是被放在當天剪報要聞的第一頁就是第二頁,環保署長還得親自筆戰慕情,所謂大報、小報某種程度已被打破。而如今,在環保署心目中,環資、苦勞網、立報這「三小媒體」,已經變成「三大頭號敵人」。

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新聞環境

我不認為部份主流媒體的没落短期間有改變的可能,但企圖取而代之的網路媒體卻也還不到那個火候,於是現階段的台灣媒體呈現一種真空狀態,那是整體新聞環境的失落,也是社會整體的失落。

正如顧忠華老師在頒獎典禮當天說的,社會要進步,需要媒體監督的力量。然而,如何促進這個監督的力量、而我們又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新聞環境,那是今日所有媒體工作者,無可迴避的時代使命。

致謝

感謝卓越新聞獎開風氣之先,把這麼重要的獎項授予獨立媒體記者,這對所有的記者而言,無疑是一個重大的鼓勵。

感謝公共電視我們的島、環境資訊協會、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給予我採訪的資助與協助。

感謝許許多多為台灣環境付出的你們。謝謝大家!

22 則留言:

莫雲 提到...

此文已推薦至台灣好生活報「特別推薦」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204/3042

恭喜獲獎!期待能看見您更多的深入報導:)

匿名 提到...

在自由時報看到您的報導在頭題,非常感動。但查了一下,您的老東家聯合報真的一字未見...

liangi 提到...

以妳為榮!
良憶

匿名 提到...

良憶..是你嗎...好久不見啊,倒是經常看你的書,一直知道你的動態,也知道你現在過的很好,很替你高興.有時會回來台灣嗎,希望有機會能再跟你聊聊. 淑娟

marketer 提到...

曾是媒體人,但早已離開媒體,轉任品牌行銷工作,從某種程度來說,就是置入式新聞的幫兇之一。每逢下達新聞置入的指令時,心中就有曾是媒體人的感慨。

妳的獲獎令曾與妳短暫共同跑線的我與有榮焉,更重要的是看到妳立下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對於新聞人是個很大的激勵!

王大中

人最大的成就,是發現自己,成就自己 提到...

謝謝你,因為你的報導,因為你不懈的努力!

ginger 提到...

恭喜,淑娟!
卓越新聞獎,雖然號稱「台灣普立茲獎」,但連續兩年做了荒唐事。去年找來新聞局長蘇xx頒獎給得獎者,這違背卓新精神,今年初碰到蕭新煌老師,特別跟他提及此現象,他也是很難接受。今年來了一位專門在媒體做置入行銷的媒體高層來頒獎,這對不知情的得獎者是極大的污辱。
我期待不管是卓新或吳舜文獎,主辦單位都應該有所思考與反省,做最好的標竿,因為得獎者無從選擇頒獎者。

香蘭

小飛俠 提到...

謝謝妳的努力

這對有心想跑獨立新聞的媒體工作者,是很大的激勵。

也希望台灣的政府重視三小報的主張,讓環境朝向永續發展的方向經營。

柏原祥

璦竹 提到...

朱小姐

很恭喜你 您得獎似乎讓人感覺到
新聞界尚有一絲曙光
我曾是媒體人 也曾有得過卓越
但是環境的惡化 讓我澆熄當記者的熱情
置入性新聞行銷
不論是私人企業還是公部門
買新聞的習慣越惡化 媒體變成政黨相互
攻擊的利器 八卦當道....
真的 沒有那種勇氣再待在新聞界
我真的不知道拿什麼臉
來面對臺灣的下一代
您的堅持 需要繼續下去 也需要感染更多人
才能讓臺灣新聞界有一絲轉機 ....
在這裡跟您說聲加油

影子 提到...

Hi,我從來都不認識你,但你的得獎在我的朋友圈中激起很大的迴響,在這裡留言的,似乎就有好幾位是我的朋友。

我是新聞人,但現在做的是商人的事-行銷。
在主流媒體的戰場,我們試了又試,找不到與資本邏輯共存的好方法

有些理想,我以為自己很投入,但很快就冷卻了
有些熱情,我以為早已經不在了,但其實它還有溫度。
你的這篇文讓我又有一點被觸動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很快找到這個方法。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香蘭、小飛俠、璦竹....

看到你們的留言真的很感動.其實我所接觸到的記者,多半都很有熱情、正義感、希望改變些什麼.這些年來環境改變,看到他們還在的不開心,更多的就離開了,心裏真的很難受,是什麼樣的環境讓他們對自己愛的新聞界不堪回首?人散了、熱情澆息了,我們的新聞界又想給社會示範什麼?

我很欣慰因為我的得獎能鼓勵伙伴們,我要說的是,未來我們還要一起戰鬥下去...

淑娟

匿名 提到...

您好
您對環境新聞的致力
及這篇文章
將對我的一生帶來深遠的影響
非常感謝您!

Acropora 提到...

朱姐,你好

看到妳得獎,讓在澳洲進修的我,實感驕傲。上次與你相遇是在反國光第ㄧ次的記者會上,看到妳的積極與熱情,我相信妳已為台灣年輕的媒體朋友,點亮ㄧ盞燈。

加油!

陳昭倫 敬上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昭倫..謝謝,上次你促成的反國光學者記者會發揮了很大的影響力,祝在國外進修一切順利

台灣醒報 提到...

淑娟,

你真是新聞界之光,很高興你的努力被看見與重視,顯示這個社會還是有反應的。...

希望有機會跟請你請教,看台灣醒報可以做什麼?
也希望能邀請你來社演講,給我們的記者打氣。好嗎?

台灣醒報
意玲
敬上
02-23581961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意玲.
非常謝謝那天醒報的報導.演講不敢當,有機會的話當然很開心能跟同業一起分享心得

淑娟

匿名 提到...

好文~~感動!

新聞今日談 提到...

淑娟妳好
我自己從事新聞工作多年
你對新聞的努力與執卓令我欽佩
雖然在紐西蘭工作我仍然希望
讓海外兩岸華人分享妳的成就
我誠摯希望能有機會
在紐西蘭中華電視網節目中訪問妳
如果你願意接受邀請
請給我回信
davidc@wtv.co.nz
或是00-649-2102242208
鄭經緯

我還會留在地球 提到...

鄭先生..實在是不敢當.因為這一陣子採訪行程比較繁忙,因此可能不方便接受採訪,希望未來能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心得. 淑娟 敬上

小新 提到...

我是小新
信箱
js.wang@udngroup.com
可否與淑娟姊保持連絡呢
以後有相關議題都跟您請益
感恩

吳統雄 提到...

感謝你的分享,也以分享回報: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Related/Media_!.htm
http://tx.liberal.ntu.edu.tw/TxFB/Essay/中國時報/Z置入?還是深耕?.htm



一位很老、很老(上一代)的聯合報同事

匿名 提到...

感謝你們對社會媒體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