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公民新聞的未來發展(一點個人淺見)


‧朱淑娟2010.5.26

前言:公視PeoPo新聞網明天(27)日將舉行「公民新聞論壇」,邀我以個人經驗(從主流媒體轉任公民記者)分享對公民新聞未來發展的淺見。民主時代應呈現多元觀點,要有多元觀點就不能沒有公民新聞。如今公民新聞已走出自己的風格,未來如何克服困境持續為公民社會發聲,則有待考驗。


公民新聞開啟新聞之窗

當主流媒體勢微,公民新聞適時出現,為讀者開了另一扇新聞之窗,同時也紓解了讀者對於新聞的焦慮。可以說,多數讀者對於公民新聞最初的期待(或被吸引)多少都基於這種「補償及移情」作用。甚至許多社會團體當行動訴求從主流媒體消失後,在公民新聞的世界也找到發聲的管道。

不過公民新聞一路走來,卻意外地走出自己的風格,不但公民記者走出自己的路,讀者看公民新聞也漸漸擺脫主流媒體的移情心態。因為,公民新聞就是公民新聞,不必是主流媒體的附屬,更不必與主流媒體相提並論。

技巧學習的永無止盡

從主流媒體變成公民記者,最常被問到「兩者的採訪模式有什麼不同?」事實上,我比其他公民記者幸運的是曾經受過10年主流媒體的訓練,因此在轉任公民記者時,也比別人少了採訪技巧以及專業知識的障礙。

不過就跟其他行業一樣,知識與技巧是多元的,學習也永無止盡。例如過去在主流媒體我的報導方式是文字,當了公民記者後才從頭開始學攝影。從買影機到學拍片、剪片、上傳,至今拍攝的作品離所謂專業還差很遠,但「先求有再求精」,在有限的時間及能力下,做到那裏是那裏,都立即想跟讀者分享。

公民記者的自由意志

從戒嚴一路走來,新聞工作者前扑後繼為新聞自由奔走,到如今才有了新聞自由。但弔詭的是,如今有了新聞自由,卻沒了自由新聞,媒體或因政治喜好為不同政黨服務,或因利益向財團靠攏。最令人心驚的是,這個「自由新聞的失落」,還出於媒體的自由意志。

反觀公民新聞,不必受制於主流媒體的立場、沒有政商關係的包袱,可以暢所欲言、忠實報導。因為,公民記者服務的對象只有真相、讀者,不是媒體老闆、更不是政黨。也就是說,不論從新聞題材選擇、報導觀點、以及新聞的純粹性而言,如今的公民新聞都更接近真正的新聞價值。

以我個人的經驗,過去在主流媒體,感覺上四方八方有一堵牆,從新聞選材、觀點、到報導內容、紀錄方式,個人意志在組織裏被裁裁剪剪,受到許多限制。

離開主流媒體後,許多朋友看了我的報導都覺得不論深度、廣度都比過去在主流媒體好,但我自己覺得我還是我,不是因為變成公民記者一夕之間功力大增。唯一的原因就是那堵牆被打掉了,手腳完全伸展開來。因此,從報導的自主性而言,公民記者比主流媒體記者有更好的優勢。

無關專業 風格取勝 

紀錄的方式在主流媒體時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例如必須遵守傳統所謂的「平衡報導」(一視同仁的平衡)。例如一篇800字的報導,其中400字報導甲方說法、另外400字就要報導乙方說法。至於記者個人對這個事件的觀點必須被隱藏,如果有必須另外用特稿形式處理(也不太可能依個人意志)。

當然在「客觀報導」的前提下,這樣的做法或許沒有什麼不對,但我想記者在事件觀察中,多少看得出各方的真偽或是非,傳統「各打五十大板」的新聞處理方式是真平衡、假平衡、或是否恰當?是值得被討論的。

另外成為公民記者後,從新聞選材到報導風格跟過去都有很大的不同。我主要的專長是環境新聞,過去為了增加新聞被刊登的機會,會選擇一些跟公眾生活「貼近性」高的新聞,例如垃圾分類、要不要限制在家唱卡拉OK等等。

這些題材當然與環保有關,但嚴格來說並非「真正的環境議題」。什麼是真正的環境議題?例如中科四期、三期,牽涉到土地徵收的正當性、國家產業政策的抉擇、工業與農搶水衍生的糧食危機、甚至是環境正義、公民參與、以及程序正義。

這些主流媒體或因版面不足、或政商關係、或覺議題不適合大眾媒體,幾乎從版面完全消失。但對公民記者而言,這些限制全被打破,可以充份被討論。

公民記者的報導也要受到公民檢視

當然,這樣講並不表示公民記者可以「言所欲言」,因為不論主流媒體新聞或公民新聞,所報導的新聞都必須受到公眾檢視。公民記者擁有更多自由意志之後,更要戒慎恐懼,因為所有的回應都必須自我承擔。

公民記者的困境

資源不足是公民記者的困境。或許有人會質疑公民記者無法深入議題,只記錄「現場」,無法進一步延伸不同觀點,或追問議題。然而,對一個業餘的公民記者而言,有限的時間如何能做到這些?另外,沒有記者身分,連是否能進入官府都是問題,又如何要求一個官員回答問題?

不過也並非完全如此,所謂深入議題並非一定要關注官方立場(這又是主流媒體的思維),事實上除了官方,公民記者在採訪其他領域的困難度相對較低。還是那句話,能做多少是多少,久而久之自然就會知道方法。

另外,採訪經費與資源也是一大問題。在主流媒體,有經費支援,文字、攝影各有分工,採訪的後勤資源完備(包括法律),記者基本上只要專注採訪就好。然而,公民記者凡事必須自己承擔,如何在種種壓力下持續採訪,也是一大問題。

不過我想,願意花時間、精力做公民記者的,一定擁有愛鄉愛土、熱情積極的個性,這個社會有各式各樣的志工,公民記者也是。一個認真採訪的新聞獲得肯定,因此在社會上引起波瀾,我想這才是對一個公民記者最真摯的回報。

公民新聞之於專業

最近關於公民記者的專業性,在公民記者之間引發熱烈討論。公民記者該不該學習更好的技巧,我想並非是一個議題,因為不論主流媒體記者、公民記者,都應追求更好的報導技巧、內容,我想這點沒有人會有異議。而事實上,許多公民記者的作品,不論影片或文字,都遠遠超越主流媒體記者。

重點是,如何定義記者的專業?

所謂專業,包括技巧、取材、觀點、報導型勢。如之前所說的,技巧的純熟與否,不論主流媒體記者或公民記者,都是無止盡追求的目標。但對公民記者而言,受限於採訪資源不足(包括經費、沒有記者身份,多數人利用工作之餘,做義務性報導),或許在技巧上(指文筆、以及拍攝的純熟度)比不上全職、擁有豐富後勤資源的主流媒體記者。

但技巧不應成為公民記者的障礙,重點是報導的純粹度,在第一時間忠實傳達在地觀點與關懷,這是公民新聞最珍貴的地方。

以我個人為例,影像處理並非我所長,至今也無法剪出專業的水準,但還是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即時上傳影片。因為所謂新聞,講究的是時效,記者永遠都在有限時間、有限資源下,做到多少是多少。

但這樣講,並不是說我認為拍攝技巧的純熟不重要,因為好的技巧更易親近讀者,事實上學習拍好的影片還是我今年立下的目標之一。

而如果所謂專業指的是「取材、觀點、型勢」,這點就值得討論與深思。

如今公民新聞已走出自己的風格,開始發揮影響力,於是開始有人把公民新聞與主流媒體新聞相提並論,甚至以主流媒體觀點、報導型勢來檢視公民新聞。例如有人提出是否像主流媒體做任務分工,或者要求公民新聞也要做到所謂「平衡報導」,或是對事件做深度、廣度的延伸。

或許(我猜)公民新聞的平台經營者也這麼想,希望提升公民新聞的品質(以主流媒體觀點),讓未來的公民新聞足以跟主流媒體相抗衡。於是在八八水災後,將公民記者自發性的報導整合在一個主題下。而這些畢竟都是主流媒體的操作的模式,適不適合套用在公民新聞上,值得進一步辯證。

試問,如果公民新聞所謂的提升,指的是追求主流媒體的型式,那未來公民新聞會呈現何種面貌?我們又要什麼樣的公民新聞?

讓公民新聞獨立發揮影響力

新聞存在的目的不外乎想改變些什麼,新聞的價值也莫過於此。如今公民新聞雖已枝葉繁茂,但還是無法獨立發揮影響力。多數新聞(還是被主流媒體相中的新聞)還得藉由主流媒體的「轉載」 才能受到注目,進而發揮影響力。

其中當然有因也有果,或許這個社會還未發展到關注公民新聞,也或許公民記者所報導的還不足以突圍(即使有些公民新聞的品質已超越主流媒體)。

不過無論如何,在民主時代,新聞、言論、以及影響力,都不該被主流媒體所壟斷,公民新聞如何突圍,且「獨立發揮影響力」,是公民新聞未來追求的方向,更是所有公民記者無可迴避的時代始命 。

2 則留言:

花田厝 提到...

離開主流後
您越來越可愛了!

豪小子 提到...

小朱姐越來越年輕有活力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