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從洪雅書房到玉山旅社(下)

朱淑娟 /嘉義市玉山旅社報導2009.9.18

嘉義市共和路北門驛旁的玉山旅社重新開張了。九月,在玉山旅社採訪前靜宜大學教授陳玉峰演講隔天採訪了余國信,談他對玉山旅社未來的想法。採訪斷斷續續,因為他的兩支電話輪流有人打進來。他說,「玉山旅社未來要做一個新基地」。

陳玉峰在演講後問余國信,「國信,你是不是很窮?」他說,「老師,我很有錢,但我的野心很大。」

傻子股
今年元月五日,余國信簽下玉山旅社五年租約,六日到現場,開始想玉山旅社的未來,十日他有了構想。從賴青松(穀東俱樂部發起人)那裏得到靈感,他發起「傻子股」,尋找願意支持玉山旅社的股東。

「傻子股」故名思意,就是尋找「傻子股東」。余國信說,傻子股東以認同的心成為股東,跟玉山旅社的情份,只到玉山旅社重新開張為止,「你不要來問我營運計畫,我也不必向你交代」。如果你願意繼續支持,那請你以後來幫忙。六個傻子股東,一人10萬,再加上自己出資15萬,玉山旅社開張囉。

那天陳玉峰在玉山旅社開講過後,月光下一群人站在樹下圍成一圈,我從較遠的地方看過去,只覺氣氛凝重。我一度以為在禱告,後來才知道是大家談起台灣未來的環境、以及環境運動的未來,憂心忡忡。                                 

總之,最後大家都認同,「環境運動要自立自強,跟不同的人(包括公家單位、民代、NGO)合作作戰。」

古墟23.5°市集
今年三月,整修中的玉山旅社配合鄰近的天后官廟會,舉行創意封街市集,找來支持環境的朋友來賣各式各樣的東西,屏東綠農洪輝祥的有機農產品、志工媽媽做的鞋、支持環境的中藥店老闆,搭配音樂表演,玉山旅社好久沒這麼熱閙過了。

市集,一方面把人潮引進來,讓人看見玉山旅社在做什麼。另一方面,把玉山旅社延伸出去,與市區結合在地化。封街造成附近住戶生活作息不便,剛開始余國信與志工埃家埃戶去溝通,漸漸地住戶也能接受,這樣的市集陸續又辦了六次。

「一件事一定要有延續性,才能產生力量」,玉山旅社要不斷向世人展現活力,唯有源源不絕的活水。一個城市、一個定點的文化、思想、精神,都是這樣經年累月,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急不得,只能用耐心、靠火候。

論戰的場域
余國信原本想讓玉山旅社的電力全都改用太陽能,但有人反對,因為「太陽能不等於環保」。所謂環保產品,要看整個產品周期,太陽能板在生產、廢棄物處理過程製造更大的汙染。

在玉山旅社到處看到臨時電,多數的插座都懸在空中,尚未固定。他擔心一旦火災,不但自己的房子不保,還禍及街鄰。他去問了保險公司,才發現政府對木造房子防火保險沒有想法,那古蹟防火呢?環境保全的制度呢…。

京都火車站重建時曾引發市民論戰,有人擔心古都車站重建會影響文化,應該保存原貌;但有人基於交通便利考量支持重建。八八水災重創阿里山森林鐵路,持續著森林鐵路多年來的風風雨雨。森林鐡道要不要重建?市民需要論戰。

嘉義‧城市的未來

嘉義市,古名「諸羅山」。走過300年,經過荷蘭、日本、民國政府,市民對這個北回歸線通過的城市,未來的想像是什麼?

民間花錢自力做古蹟保存,有財力、有公權力的政府對古蹟保存能做什麼? 在進退遲疑間,我們對古蹟的想像又是什麼?

余國信認為,類似的城市論戰可以在玉山旅社展開...

延伸閱讀:從洪雅書房到玉山旅社(上)
延伸閱讀:玉山旅社重新開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