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張豐年醫師給朋友們的一封長信

前言:為守護環境無私無我付出的張豐年醫師,經過三個月肝癌的生死糾纏後,現已回家休養。病後,他給朋友們一封長信,句句叮嚀、聲聲呼喚的,還是台灣的土地。

信中,張醫師對環境運動有許多省思,對未來行動也提出許多中肯的建言,非常值得大家參考。

正值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生靈之際,他的長信讀來更令人感動。全文轉貼,與所有關心張醫師、關心台灣環境的你分享。


長期並肩打拚的伙伴及團體們:
首先感謝大家之關懷、祈禱、探視,才能讓個人及孩子能從重大之手術中迅速復原過來。

個人已回家休養多日,日常一般活動與思慮無礙,但基於下述之種種不便,近期內不可能參與正式的環保活動;然若在能力所及範圍,願意嘗試提供書面意見。爬上爬下或用力活動時尚感無力,且易冒虛汗。因服多種藥物抵抗力較弱,怕感染,需避開人群聚集之處。頻繁回診,來回高雄一趟就需耗上一整天。

在住院前後將近三個月期間,個人有一些感觸、體驗,願與大家分享、共勉:

奉勸各位為環境打拼時 務需避免硬撐過勞
有鑑於島內生態環境日趨惡化是全民共業,不可能一下子扭轉過來,奉勸各位在為環境打拚時務需避免硬撐過勞,反危害自身之健此次生病過往有點不信邪之個人終嘗受到「硬撐過勞之慘痛代價」,略述如下:

去年七月間卡玫基颱風重創中南部後個人身為水患治理監督聯盟中部之一份子感受到之壓力一下子遽增,加上其他各面向之問題層出不窮,壓得個人喘不過氣來,每每縱使睡不到兩三個鐘頭甚或完全未睡,亦要把與會之書面意見弄完整再講,絕不讓主辦單位有打迷糊之空間。

縱使忝為醫師且戰戰兢兢於既有之毛病,卻也沒料到在短短不到一年期間肝臟之病灶竟從原先眾所公認之良性轉化為惡性。如今回想起來,睡眠不足導致免疫力急速下降,應是觸發惡化之最大原因。有鑑於此,奉勸各位無論如何該保有充足之睡眠,萬一失眠應設法補足。
保有信仰 避免硬碰硬反折損自身

不管是何種宗教或信仰,不可思議之無形力量應是存在的。若認從事環保是不歸路,苟能有一信仰,或許會讓我們更踏實、更有智慧、更有信心地一路走下去。
從月英夢見個人周圍圍繞五六位高大發光守護者,個人亦同樣感受到有股無形力量隨時在暗中保護等等事實,個人不得不認為:宗教之力量無所不在,且是認同環保,並在暗中保護環保人士的。若大家認同上述看法,則吾等既走上環保之路就無需怨悔,老天自有安排,只是在策略之選擇上恐要多花一點心思,最好能採四兩撥千金之法,避免硬碰硬、反折損自身。
不管是何宗教,在目前大環境下個人認為與環保人士之理念大都能契合而不致發生重大衝突。病中個人從佛教團體之電視節目中方知有國際佛教論壇之會召開,討論重點幾皆集中於環保議題,與會者並抱怨、探討無法落實之原因,踴躍之狀況無異於環保團體。

假若吾等願意嘗試串連,或許能發揮意想不到之效果亦未定,不知各位看法如何?過往大家習於「於各種會中力爭、要不推出各種抗議活動」之策略可能需要稍微調整一下。

針對會場,建議如下:

(一)平常即多向各委員會之委員們下一些功夫,理由在於他們未必能熟悉各面向問題,或許有心支持亦常不知從何支持起,又不便於主動開口提醒。若吾等能採低姿態、選擇性地加以接觸,排除極端頑固惡劣者,提供或轉寄一些有力資料,長期潛移默化之結果,在關鍵性會中或許就能得其奧援。
(二)大家若有意見擬於會中提出,建議提早兩三天傳與可能支持、或尚遊移不定(卻未具惡意)之委員,甚或公家單位,讓他們事先能有心理準備,以免臨時想支持卻又講不出個道理來。

(三)發言受限於三分鐘,有些不太可能有機會於會中提出之意見亦可事先傳與委員,若有幸能藉由他們口中提出,則更具份量。

(四)每會多一些人參與則相對可多得一些發言時間;同一團體若有多人,不妨化整為零以另一團體之名義發言,不過事先應徵求同意才行。

(五)有鑑於每會之決議最後大都取決於當次會場內被提出意見之折衝與形塑出之氛圍,吾人欲求影響決策還是以出席會議、當面力爭、製造有利之氛圍為主。

(六)不要忽略書面意見之效用:內容不受限,應有足夠空間時間更深入剖析,亦可導引出下一階段之議題;若多方重複,正可凸顯該問題之重要性;留下記錄,讓主辦單位無所逃避,無從打迷糊仗;至少可拖延時間,讓主辦單位多忙一陣子。

(七)書面意見應不僅限於文字,若有實際圖片佐證,或完整之PP檔等則更具說服力。但事先應有技巧地提醒或警告主辦單位,不要藉口圖檔與既定模式不符就不與登載,事後還需確認未被暗中撤銷。

上述病中之一些感觸與看法敬請諒察還有很多伙伴及團體被遺漏掉(於某團體內不知個人網路信箱者甚多),若各位知道的話,請代為誌謝或轉寄

謹此再次向各位致上萬分之謝意願天祐台灣天祐環保人士

醫師 張豐年 敬拜 2009-8-13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