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澎湖設賭場9月26日公投 宗教團體:一場非軍事行動的屬靈戰爭

‧朱淑娟/2009.8.31台北報導
澎湖要不要賭場,賭場又將許澎湖什麼樣的未來?9月26日即將進行台灣第一次賭博公投,由於各縣市首長對於在本島設賭場已摩拳擦掌,因此澎湖這次公投結果具有指標性意義。

這次公投不只是澎湖人的事,且攸關台灣人民純樸、反賭的價值觀是否一夕被顛覆。就像宗教領袖說的:「這場公投,是一場非軍事行動的屬靈之戰」。

今(31)日包括導演侯孝賢、前立委王榮璋、三大宗教界領袖、民間團體共同舉行「反賭誓師大會」,譴責今年1月12日通過的「離島建設條例」第10-2條,排除原公投法「投票權人總數應二分之一以上」的規定。

在沒有投票人數限制下,這項公投極易過關,即使只有3個人去投票,只要其中2人投下同意票,就可設賭場。民間團體表示,這項立法抵觸公投母法,要求大法官應釋憲。   
 

澎湖設賭場每年可引進500萬觀光客?
東華大學觀光暨遊憩管理研究所教授葉智魁表示,「沒有任何配套,沒有經過政策辯論,請問人民究竟要投什麼?」 他說,這次公投是政府的空頭支票去換鄉親的本票,這張本票一旦簽下去,澎湖的未來、對下一代教育都可怕到難以想像。

澎湖反賭聯盟召集人林長興說,澎湖縣政府說,設賭場是為了後代子孫,真是令人錯愕。澎湖很美,不是只有開賭場一條路。縣府指賭場讓人人有工作,未來每年還有500萬觀光客,「更是騙人、不負責任。」

公民監督聯盟執行長何宗勳也質疑,台灣去年觀光客才400萬人,縣府的說法太誇張。

侯孝賢:賭博直接毀滅你的意志
導演侯孝賢今天不但全程在場支持反賭聯盟,而且現身說法,反省自己年輕時熱仲賭博的慘痛教訓。

侯孝賢說,小時候大家都告訴我們賭博不好,但現在變成利益共同體,縣市長這些人玩弄我們、欺騙我們,而我們只是在這裏談如何反對、要求政府做什麼。

「我從小在鳳山長大,從小就愛賭,什麼都賭,12生肖、15啊,跟歐巴桑也賭。 賭到什麼狀態?起先沒錢時會去想辦法找錢,跟雜貨店去借,跟阿嬤要。」

「我13歲時父親過世,17歲母親得癌症,沒人管我。家裏什麼可以賣的都拿去賣了,像廁所隔間有一些銅製品、鋁,都被我拿去賣。想盡各種辦法,還包括我哥哥的帳戶。反正就是搞得你沒有一點心思,整天就在想如何贏錢,贏了錢就亂花、亂吃東西、花掉。」

「當兵時我徹底改變,是想起我父親的影響。賭博會直接毀滅你的意志。我不懂,澎湖這麼美的地方,天很藍,地平線很平,11月風很大時很像歐洲的城市,建築也很有特色。」

「設賭場影響最大的是人心,澎湖人不要起笑,以為賭場可以給你未來,那裏最應該發展的是海洋、美食。澎湖人要有志氣。如果澎湖賭場蓋成了,政黨要再一次輪替。」

賭場是補藥、還是毒藥?
澎湖反賭聯盟成員、教師施碧珠表示,澎湖縣政府辦過多場說明會,說明會本應正、反意見併陳,因為人民有知的權利。但她卻發現說明會上,縣府一面倒告訴人民賭場有多好,別人才說了5分鐘不同意見就被制止。還有鄉親被誤導,說這是我的家,不用外人管。「但我要說的是,這絕不只是澎湖人的問題。」

「為什麼警察局都說設賭場後治安不會變壞?」施碧珠說,如果對澎湖而言,賭場不是補藥,而是毒藥,你吃下去才知道不好,已經來不及了。

澎湖青年黃啟翔以從事觀光業的經驗指出,設賭場是一個很壞的選擇。他以中美洲的哥斯大黎加為例,那裏有豐富的生態,吸引很多觀光客,善用自然資源不做破壞性的開發。日本沖繩縣跟澎湖很像,澎湖的黑糖糕就是跟沖繩學的。

黃啟翔說,法國是入境第一名的國家,大家去法國不是為了賭博,澎湖有很多自然資源,不必設賭場。他希望 9月26日所有外地澎湖人都回鄉投反對票,「如果過了,那十年後我們是不是要回去收爛攤子?」

這是一場非軍事行動的戰爭

基督教牧師表示,教會認為這是一場「非軍事行動的戰爭」,善跟惡的戰爭、良善與貪婪的戰爭、屬靈的戰爭。「你一定要關心這件事情,要鼓勵澎湖的人去投反對票,一定要打贏這場戰。」

天主教修女代表指出,在民間進行調查,發現很多人都是反對的,是政府跟財團燒在支持設賭場。像高鐵一直在虧錢,虧的是人民的納稅錢,不要再說這些謊言來包裝,賭場真的能讓彭湖人賺錢嗎?這是很大的問號。

請說清楚,賭場能給澎湖什麼未來?

前立委王榮璋質疑,財團只為了炒地皮、吸金,卻把爛攤子丟給澎湖人去承受。他要求政府一定要說清楚,設了賭場澎湖人有多少就業機會、又有多少是留給澎湖人的?不能只是空白授權,讓澎湖人面對不可測的未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