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 星期二

一個默默守護環境的公務員

文‧朱淑娟 2009.5.12

環保署公關科長林于凱將離開環保署到美國深造。他的離開或許只是公務單位的一個人事異動,但對環保署、環境記者、甚至環保團體而言,卻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2001年我開始跑環境新聞,當時的于凱只是一個小科員,後來他歷經國會聯絡室,又回到公關科當科長。這段期間,環保署長換了6位, 滄海桑田、人事境遷,他始終認份守著這一畝田,讓環保署的公關科成為行政機關中最受媒體敬重的單位。

美好年代的結束

當時的環保記者,包括中央社的劉得蒼、中時的曹以會、自由的鍾麗華、民生報的薛荷玉、中時的林倖妃,還有聯合報的我,人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大家在新聞上競爭,互不相讓,對環保署更從沒好臉色相向。環保記者也成為政府單位公認「最難搞的」,當時環保署公關科的辛苦可想而知。

有時遇到一些跨部會議題,其他部會官員到環保署舉行記者會,常被環保記者的潑辣、凶悍嚇到,經建會、農委會、工業局官員都曾被問到落荒而逃,還得隨扈幫忙才能匆匆閃進電梯逃走。記得有一次農委會副主委逃走前還回頭問他,「環保記者怎麼這麼兇啊。」

回想起來,那真是一個美好的年代。但這些年來媒體環境改變很大,環保記者「死的死、逃的逃」,如今竟已無一人在環保線上。最後,連曾經與我們一一交過手的于凱也將離開。我之所以說「一個時代的結束」,指的就是這個。

公關不是討好媒體

政府單位常形容媒體讓他們「又愛又恨」,希望媒體多報導政績、又擔心媒體揭發不法,於是各部會都設有公關科,用意就是「好好跟媒體做關係」,「正面」新聞多一點、「負面」新聞少一點。

究竟要如何跟媒體做好關係?各部會公關科做法不盡相同,有的忙著跟記者交際應酬、有的透過記者長官向記者施壓、有的忙著給記者「編業」、還有更惡質的,故意輪流給不同記者一些「雞肋」新聞,讓記者有獨家可寫。更多的是遮遮掩掩,唯恐記者知道些什麼。

不論來軟的、來硬的,總之,公關科對記者看似熱絡,但真真假假、機關算盡,說到底總是算計多、真心少。

但于凱不一樣,他從不巴結記者,而是用交朋友的方式與記者來往。他也從不刻意隱瞞真相,只要記者願意跟他討論,他會中肯分享他的看法。有時一些他也看不慣的政策,毫不保留的批評有時還會讓我們嚇一跳。

是真心真意,贏得敬重與友誼。

記得當時我剛跑環境線不久,一腔熱血追求公平正義,窮追猛打,下筆常不留情面。有時把環保署長惹毛了,要于凱打電話給報社、甚至發存證信函。但于凱總是站在記者這邊,能擋下多少是多少,擋不住時他只好跟我說他必須照辦,先讓我知道好有個心裡準備。

當時我總納悶為何報社從沒對我說過什麼。很多年後我才輾轉知道,這些存證信函原來都還原封不動躺在他的抽屜裏。

默默幫助環保團體

民間團體常到官府去抗議,其他部會的公關多半忙著聯絡派出所、交代如何擋下這些「刁民」。但于凱的作法不一樣,他總是忙著居中協調,要警察善待抗議的人,當時中正一分局警官每次舉牌都喊不同人的名字(好讓一個人不會被唱名3次而違法)。不知大家是否覺得奇怪,警察何時變得如此愛護人民?

于凱還會空出會議室,交代茶水,讓抗議的人有休息的地方。讓抗議的人能進入官府,環保署的作法是很少見的。也因為這樣化解了彼此不少敵意,畢竟唯有善意才能贏得友誼。

記得有一次台東環盟林雲閣,為了台東美麗灣的違法開發案到環保署抗議,要求署長下來接陳情書。但因署長不在,後來于凱三催四請把主秘請來接陳情書,同時請陪同而來的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跟雲閣協調,同意讓主秘接陳情書,才讓雲閣結束苦行般的陳情。

有時環評會開得久拖過用餐時間,依慣例只有環評委員跟機關代表有便當可吃,一旁的環保團體只能繼續餓肚子聽審查。又是于凱,實在看不下去,主動幫環保團體叫便當。有時環保團體的朋友還問我,「環保署的服務怎麼突然變這麼好。」

去年蘇花高環評審查鬧得滿城風雨,環保團體透過我希望能跟前環保署長陳重信有對話的機會,後來終於與陳重信前後有兩次深談。大家或許不知道,居中協調的人就是于凱。

回到剛剛的問題,「究竟要怎樣才能跟媒體做好關係?」由於記者感受到于凱的真心真意,所以有時在處理一些關鍵問題時會因為他而手下留情。我想于凱對於公關工作的實踐,或許值得政府深思。

欲走還留,為公務員留下典範

于凱其實跟很多公務員一樣(尤其是上了年紀的男人)很不喜歡改變,他深愛這個工作,休假時總是不經意要回辦公室轉轉,突然聽說他要離開,大家都不信。而他也是欲走還留,頻頻回首,下周二的飛機,至今辦公室還沒打包。

或許大家常覺得行政機關總是亂搞,但我要說的是,有良知的公務員真的不少。只不過人人都有難處,不足為外人道。在容許的範圍內默默付出、相互支持,江湖情義,點滴在心。

夜深人靜寫這個稿,寫著寫著不禁熱淚盈眶。我想,或許我們都應該跟于凱說聲謝謝,為那我們曾經共有的美好年代。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都要哭出來了啦!
希望他去哈佛水土不服,拉肚子
然後趕快給我滾回來!!!
沛大岭

匿名 提到...

小胖老大.你要快快回來呀..^^加油.保重喔!!BY 替代役-迪迪..

匿名 提到...

于凱要走了,真的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很高興有機會認識于凱

除了于凱之外,環保署還有很多人默默做著有貢獻的事
但掌舵者是沈小毛,加上一群......

謝謝于凱,也謝謝小豬姐姐讓我知道于凱那我原本不知道的那一面

舜子

匿名 提到...

突然好想念以前跑環保署的日子,大家一起監督環保署。現在沒人在跑新聞,感覺真是寂寞。

鍾小華

匿名 提到...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May God bless Kevin!

匿名 提到...

大推鍾小華的精典名句「現在沒人在跑新聞,感覺真是寂寞。」以後大傳系都要修行銷學了,現在無冕王都快變業務王、抄寫王,只能抄機關的新聞稿。
在跑新聞的記者,好像都要列入瀕危動種的紅皮書了。
這篇回應,讓我想到冰原歷險記裡的最後一隻長毛象,小華,妳可要堅強、找到跟你一樣會跑新聞的同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