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陳椒華絕食抗議:太多電磁波受害者,無法不站出來

‧朱淑娟/ 2007.7.26

嘉南大學副教授陳椒華,在火熱的七月以絕食靜坐這種激烈手段,抗議NCC發照WiMAX,成為國內反WiMAX第一人。昨天凌晨她在NCC門前仰望台北夜空,說:「當年反核四我都沒這麼堅定過,實在是看了太多電磁波受害者,無法不站出來。」

陳椒華是大學教授、先生又是奇美醫院的名醫,她比誰都有條件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十一年她無意中參加核四公投志工受訓,從此對環保運動愈陷愈深,先生跟小孩早習慣她三天兩頭不在家。

她第一次靜坐是八十八年參加核四「千人守夜」,在立法院群賢樓前的硬地板坐了廿四小時,第二天就發現子宮出血,一年後又發現子宮頸原位癌。她說,「原來做環保還可以發現疾病,不錯」。

三年前她擔任環保聯盟副會長、會長以來,經常得從台南到台灣各地支援運動,環盟很窮,她不但食宿、交通全自費,還常捐款給受害者,三年來花了數百萬自費做環保。

她自己也覺不可思議,從四月起不斷發現電磁波受害村落,自力調查了六、七個村落,她嚇壞了,「真可怕,人民真可憐。」她希望政府能重視這些受害事實,並主動調查,沒想到卻換來更多質疑。

昨天她在NCC前絕食靜坐,半夜接到先生從台南打來的電話,她說我在熬啊,只想把這個事當一個工作做完。」前晚不斷有朋友去看她,勸她躺一下,她說,「不行,我就要讓他們知道我不是玩假的」。

熬了廿四小時,喊得聲撕力竭,但WiMAX還是如期發了照,她似乎像傻子一樣白辛苦了一場。不過台北的夜空或許給了她一些啟示,她說,「我相信有做就有希望,我不會放棄」。

沒有留言: